月度归档:2013年05月

这是来自印度的密教经典

不管你是否迷信,这个幻灯都应该读一下,好吗? 这是密教图腾上的文字。 读了这封信后的四天内,你会有好运来临。把这封信邮寄给几个你想要祝福的人。有许许多多人,也许你已经淡忘了,如果仍然在你的心里,他们也一样会得到幸运。 我不会给你钱,因为我没有。

 

给你生活的忠告:

多吃些粗粮

给别人比他们自己期许的更多,并且用心去做

熟记你喜欢的诗歌

不要轻信你听到的每件事,不要花光你的所有,不要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无论何时说“我爱你”,请真心实意。

无论何时说“对不起”,请看着对方的眼睛。

相信一见钟情。

永远不要忽视别人的梦想。

深情热烈地爱,也许你会受伤,但这是使人生完整的唯一方法。

用一种明确的方法解决争议,不要冒犯。

永远不要以貌取人。

慢慢地说,但要迅速地想。

当别人问你不想回答的问题时,笑着说“你为什么想知道?”

记住那些敢于承担最大风险的人才能得到最深的爱和最大的成就。

给妈妈打电话。如果不行,至少在心里想着她。

当别人打喷嚏时,说一声“菩萨保佑”。

如果你失败了,千万不要忘记汲取教训。

记住三个“尊”:尊重你自己;尊重别人;保持尊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要让小小的争端损毁了一段伟大的友谊。

无论何时你发现自己做错了,竭尽所能去弥补。动作要快!

无论什么时候打电话,摘起话筒的时候请微笑,因为对方能感觉到!

找一个你爱聊的人结婚 ,因为当年龄大了以后,你会发觉喜欢聊天是一个人最大的优点。

找点时间,单独呆会儿。

欣然接收改变,但是不要摒弃你的个人理念。

记住,沉默是金。

多看点书,少看点电视。

过一种高尚而诚实的生活。当你年老时回想起过去,你就能再一次享受人生。

相信上帝,但是别忘了锁门。

家庭的融洽氛围是难能可贵的。

尽你的全力让家平顺和谐。

当你和你亲近的人吵嘴的时候,试着就事论事,不要扯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不要摆脱不了昨天。

多注意言下之意。

和别人分享你的知识,那才是永恒之道!

善待我们的地球。

不要愚弄自然母亲。

忙自己该做的事。

不要相信接吻时从不闭眼的伴侣。

每年至少去一个你从没去过的地方。

如果你赚了很多钱,在活着的时候多行善事。这是你能得到的最好回报。

记住有时候,不是最好的收获也是一种好运。

深刻理解所有的规则,合理地更新他们。

记住:最好的关系存在于对别人的爱胜于对别人的索求之上。

回头看看你发誓取得的目标,然后评判你到底有多成功。

无论是烹调还是爱情,都用百分之百的负责态度对待,但是不要期求太多的回报。

 

不要把这篇教义放在手边。这篇经典会在96小时后离开你。把他们的复制品分发出去。看看会发生什么?在今后的四天里,你会收到一个令你高兴的惊喜。这是真的,即使你现在不信。

至少邮寄给5个人,你的生活会得到改善:

0-4 人: 你会经历一个小小的变化。
5-9 人: 你的生活会按照你期望的方向改进。
9-14 人: 在今后4天,你至少得到5个快乐的惊喜。
15 人以上:你的生活会发生惊人的变化,你的美梦将会成真。

爱情漫谈

         关于爱情,我一直没有去写,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话题。在中国,除了大学之外的学生生涯,只要和谈恋爱沾上边,一般都是不受长辈欢迎的。但是,谁又能否认这个年龄里对异性的好奇和好感?

        什么是爱情?多么简单的问题,谁又能给出个标准答案?你了解自己是真的喜欢一个人,还是只是好奇吗?我记得小学时,就有同学说某某男生喜欢某某女生,因为他总喜欢和她闹,于是那个男孩子见到那个女孩子就真的开始不好意思,过了几年后,当大家再次见面,已经没有了昔时的羞涩,余下的只是对年少时追忆,那时的我们啊,还不懂得什么是爱。

         上次看到一个刚上大学的女孩子,她告诉我她喜欢一个男孩子,但是她并不想表白,为什么要表白呢,她只想看着他,和他在一起说笑就够了,如果说出来,以前的美好感觉也许就失去了。听着她的话,我在心里偷偷乐,为这敏感而美好的心情。这样的心情我也曾经经历过,我想这是我向往的纯洁感情,但是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

         现在的你们是不是比我们那时更加开放呢?记得我做家教的那个男孩子曾经跟我聊过他的同学和某个女生的感情发展有多迅速,在极端的惊讶之余我也迷惑了,不知道是现在的你们更加成熟了,或者只是一种盲目的模仿和冲动?我希望不是后者。在大家的起哄声中你是否真的了解自己的感情呢?在自己的学业和对另一个人的感情中是不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呢?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些问题里有着标准答案,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还是希望我的想法能为大家提供一个参考,但是每个人都有个人的选择,而且必将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到底。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是在两个人的关系中,每个人用一个圆圈来表示,圆象征着一个人的整体,因此圆圈的大小(面积),代表这个人的所有一切,包括他/她的优缺点、独立性、性格、适应性、资源等,圆越大证明这个人越强。当两个人有交往时,两个圆圈也就有了交集,两个圆圈中间相交的部分就代表两个人关系的强弱,代表两个人共同拥有的东西。当两个人都很弱小时,也就是两个圆圈都很小时,他们所拥有的共同领域也很小;当一个人很强大,而另一个人弱小,即一个圆很大,另一个圆很小时,他们的共同领域依然很小;只有当两个人的圆圈都很大时,他们所能拥有的共同领域才是最优化,最大的。这个比喻一直在提醒着我,在与另一个人的关系里,只有在争取自我提高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实现和另一个相对完美的关系,但是这同样要求另一个人也向上看,向着同一个目标走,毕竟两个人的关系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维持的。

         所以在我期待的美好真挚感情中,首先要两个人开始有真诚的交往,这交往不是流于表面的玩和吃饭,不是对他人或现行风气的模仿,而是进行心的交流,是对共同前进的渴望,也包括对彼此坚定的信念,是鼓励和支持,也是两个圆温暖的交集。

         那蠢蠢欲动的心就如那荷花池里还没露脸的荷叶一样,在一片蛙声中,荷叶悄悄的铺满水面。不知道何时,她/他开始经常出现在你的视线,但是要学会等待啊,最美的还是夏天来临,那一朵朵荷花争奇斗艳。

接纳自我—穿过理想的沙漠

         先请大家做一个小游戏,现在请准备一张纸,纸的中间划一道线,在线的左边写上现实的我,右边写上理想的我。现在请专心在左边写下你认为在现实中你是个怎么样的人,怎么写都可以,你的性格、与同学老师的关系、或者你的长相,只要你想到有关自己的一切都可以写上;然后在右边想像下你理想中的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不要太着急,好好思考下才下笔,也许这个游戏可以告诉你意想不到的信息。好的,现在写完了,确定没有需要增减后对比下两栏的内容,然后看一看现实中的你和理想的你差距有多大,有多少项是相同的,有多少项是不同的。

         游戏做完后大家有什么感觉呢?你的理想自我也许和现实自我可能有许多不相同吧,我希望自己是个学习很好的人,但实际上我学习中等,无论怎么努力也觉得追不上别人;我希望自己是个漂亮的女生,但实际上我却如丑小鸭一般平凡;我希望自己能赢得每个人的喜欢和认同,老师、朋友、家长,但朋友间的矛盾有时都不知道化解……还有许多理想自我吧,为什么别人能那么聪明、漂亮、人缘好,我就不能呢?

         再给大家讲个故事,这个故事曾让我认识到所谓理想也不尽是美好的。曾经有个人坐公车,他在车上看到一个小偷偷东西,他和车上的其他人一样沉默着,直到他无法忍受提前下车,下车后身为男人的他居然在街上就哭了,看到这里请大家停下来不要继续往下看,请自己思考下他哭的原因。他为什么哭呢,因为他猛然意识到原来他自己是这样一个软弱的人,他曾经以为自己应该是一个见义勇为、勇敢的人,没有想到他却如此的懦弱。

        我想刚才那个小偷的场景大家不会陌生,如果换成我们,我们也很可能选择沉默,但是我们不会有如此激烈的情绪反应,因为我们认为这很正常的,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对于那个男人,却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摧毁了他整个人生的基础。为什么呢?因为他的理想的自我和现实自我差距太大了,他根深蒂固的认为自己应该是一个英雄,可是实际中他却是个凡人。我想,这不是理想,这是幻想,不切实际,不顾自我的真实情况的白日梦。

         理想是什么,理想是在自己的努力基础上通过计划可以达到的目标。而幻想,只是不顾自己的真实情况而一厢情愿的期待。我认为我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必须如何如何。这个“应该”,成了绑锁自我的绳子,把自己勒的越来越紧,直到无法呼吸。我应该学习好,所以我狠心的熬夜、放弃假期和娱乐、一定要每科都是前几名;因为我不漂亮,所以应该没有人喜欢我;我是一个尽责的朋友,所以只要是朋友的事我都该帮忙到底……这些想法都是“理想自我”在作怪,一般来说,人们总是擅长某方面,如果你不是很擅长逻辑思维,那为什么一定要物理考得和擅长物理的同学一样好?这是很痛苦的,因为并不符合你的实际情况,我们能做的只是去努力,和自己比较而已;长相是天生的,为什么不漂亮就否定自己的魅力,丑小鸭也可以变白天鹅;好朋友也有自己的限度,不是只要是朋友的事,就应该不顾自己的精力、时间和事情的好坏一味帮忙,如果朋友让你去打人,这种义气则是相当盲目的。

         所以,对于理想的自我我们应该经常检验一下,不要让理想沦为远离自己的空中楼阁。我们想象下,经常说自己这里不行、那里不行的人如何能有好的成就?这样其实是给自己做了一个笼子,外面的世界因为自己的限制而关闭了,但是你有走出牢笼的机会,因为门的钥匙就在你手里。试着接纳原本的自我,有优点也有缺点,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对于缺点我们不自责、不气馁,努力向上,人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弱点才变的强大的。对于优点也要接纳,要相信自己,而不要因为拥有就不在乎或者刻意贬低。这就是这次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原来理想也是有沙漠的,不要让我们的理想之花枯萎在沙漠中。

品味自己

         站在十七岁的门槛上,渴望自己成熟和坚强。曾以为自己真正告别了幼稚,已走向希望中的成熟。但是,什么能证明我的成熟呢?是一摞摞试卷,是一本本书,还是度数逐渐加深的眼镜?没有答案的问题在困扰着我,我倍感迷惘,只好放弃了追问。十七岁是青春飞扬、如诗如画的季节。在这个如诗如画的季节里,我偏要寻求一种完美,抛弃那繁杂的书本,在雨中寻求一丝安慰,这也许是辛弃疾所说的:“少年不知愁滋味”吧。

         我等待着,等待着想象中的成熟。我努力装出一副温柔沉默的样子,去扮演一个不真实的自己。玩味其间,我以为自己真的成熟了,自己真的长大了,可以不顾家长的叮嘱,可以不顾老师的叮咛,自由自在地翱翔在自我的天空里。然而我错了,命运和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我懂得了自己的幼稚和渺小。

         一次次的考试失利,让我陷入了深不可测的泥潭。带着受伤的双翼,我回到了曾经温暖的地方。没有责备,没有埋怨,有的只是一双双真切的眼睛,来自心灵的颤抖让我无地自容,这就是我要寻求的成熟吗?不,我不能再做折翅的天鹅,我要重新做美丽的“丑小鸭”。推开门,对面仍是一轮红日。只要生命还在,那一切就都来得及——我仍有追求成熟的机会与权利。

         拆下那为了飞舞的假翅,我重新开始了永不言败的人生之旅。没有美丽的鲜花,没有热烈的掌声,没有虚假的炫耀,我平静地走在大街上,执着地走向明天。因为我已经走过幼稚与成熟的临界点,懂得了“走过去,就是一片天”的内涵。

         经过生活的磨难,我学会了品味生活,学会了品味自己。生活告诉我,不论别人怎么说,我都要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坚定地、充满自信地走下去!

         一生如一出戏,也许我就是人生舞台上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色,但是我仍然会认真地品味剧本里的每一个情节,努力演好自己的角色。

         尽管流年似水,悠悠流淌不复回,但我仍然会笑对自我,因为我品味过、演出过!

 

评语:

         看到这篇文章,这样的感觉似乎似曾相识,这该是个女孩子的文笔吧,很细腻的心情。虽然不长的一篇文章,可是从中可以感觉到作者是经历了许多事情、许多思考才有这样的体悟。

         我很幸运能跟着作者的青涩的文字去体会她的生活,也将我带回自己的青春飞扬的日子。也是那样一种心情,偷偷的、不好意思的、固执的、敏感的,那么多感情里都有那么一点自以为是的,自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按着自己定义的成熟来规划自己,穿什么样的衣服、说什么样的话、看什么样的书、交什么样的朋友……

         十七岁是花季,是雨季,是非常敏感的年龄。十七岁时我们开始寻求自我的独立,在坚持自己意见的同时,开始对长辈的观念进行全盘批判,也对以前的自我有诸多不满意,希望通过改变自己变得更加完美;另一方面又非常在意别人的、尤其是周围朋友看法,因此也容易迷失真正的自我,而跟随外界标准。

         我相信作者也是幸运的,她能在走向十七岁时寻找到真正的自己。经历了许多困难后开始了解固执自我的害处,在亲人的温暖接纳中开始找回真正的自我。“我要重新做美丽的‘丑小鸭’。”这是多么勇敢而自信的话,只有用心尝试过、追寻过才知道丑小鸭也是美丽的。只有当决定接受现在的“丑小鸭”时,也唯有如此,作者才能体验到那隐藏在外表下的自己内心的坚强力量。

        在这青春飞扬的春天里,我们留不住逝去的春色,但是我们可以充分体验阳光、花香、细雨和生命。在你走过一株绿树时,如果你漠然而过,那你也丢失了青春的某个片段;如果你深情注视那开在角落的小黄花,那这生机也在你身体的每个细胞里扩展,直到那嫩黄也悄悄绽放在你心中某个角落。青春就是这样子,我们处在人生的春天,只要认真的去品味、用心的去参与,我们仍然能在困难中看到生活的意义。追求,只有在追求内心的成长中我们才能体会到充实坚定的自我。

爱的伤痕——谈与父母的关系

        记得在一个美国作者在《你在天堂里遇到的七个人》这本书里表达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天下没有哪个父母不曾伤害过自己孩子的,但爱可以消融和抚平所有伤痕。在爱里,爱与被爱中,有伤痕——这是爱的记忆和证明。

         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今天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如何面对与父母之间的冲突和矛盾。我只是聊聊一些听来的,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提一些问题,希望大家通过自己的思考有所感悟,而并不是呈现一个可以概括的结论,结论是永远不能用在人与人之间的,我们的希望就在于我们之间是没有结论的,永远存有希望。

         我知道有一个男孩子,高中就退学了,他许多天晚上出去网吧包宿,早晨回来时母亲为他准备好早饭送过去,他吃完后睡觉,然后晚上继续出去上网,心情极度的空虚。他说尽管母亲对他那么好,但是他受不了。在这种情况下,谁能解脱男孩儿心中的困扰,又是谁该为男孩子的痛苦负责呢? 母亲如此的溺爱能帮助孩子度过难关吗?

         我曾经给一个初二男生做过家教,他的妈妈是个体户,很辛苦的赚钱,供他去当地最好的学校,可是他没有学习好,反而学会和有钱的孩子攀比谁用的东西好,他妈妈允诺他,只要他学习成绩提高就给他买电脑,可是男孩子的成绩依然不见起色,因为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学习,他宁愿和我聊聊他喜欢的某个女生,聊聊他对生活的烦恼。在男孩子的生活中,母亲是专制的符号,没有商量和沟通的余地,只有撒谎和逃避才能解决问题。想象下,如果这个男孩子就是你,你该怎么办呢?

         在学习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我感觉到很多的无奈,这是因为许多痛苦并不是来自个体的性格,更多有其社会和家庭的原因。从上面两个例子可以看到,在改变一个孩子的态度时,我们无法忽略他的家庭环境。我们把长辈的期待当成自己的期待,把长辈的价值观当成了自己的价值观,因此当我们内心开始寻求独立和自立时会感到困惑迷茫,有时候我们会放弃自己内心真正渴望的东西而跟随父母的期待,更有甚者,我们已经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有时候我们会和父母之间起冲突,有时候我们非常不理解父母的行为,有时候也会伤心难受,甚至以反抗来证明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说我们该去责怪自己的父母吗?不,不是的。即使是是世界上最理想的家庭关系,都不会没有矛盾和冲突,我和我的父母在彼此的期待和自尊中磨合了许久,最终我开始了解,亲子之间的关系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关键在于父母与我是否在彼此的亲情中学会包容、沟通和理解。

         谁都会犯错误,人不是完美的,儿时那种对父母的崇拜之情已经随着我们的长大消退了,我们开始知道父母也会犯错误,包括我们自己,无可避免,因此我们是否也应该在学会原谅自己和他人的同时,以包容的心态面对父母的错误决定?要知道,父母已经包容我们很多年。

         父母有父母的立场,我们有我们的想法,如果想达成一致,就必须要互相沟通。沟通要先有诚意,前提条件是我们不固执于自己的想法,如果你认为你绝对是正确的,沟通目的只是希望父母承认你的意见和要求,那沟通是没有效率的。在和父母沟通时,不要认为“他们根本就不听我说”、“他们总是谈学习”“他们根本不理解”,而是先暂时搁置自己的意见,真诚的去体谅、理解父母的想法,如果父母能够感觉到你的诚意,父母也会开始倾听你的声音。

         每个独特的家庭都有独特的故事,没有一种具体的沟通方法能够适用所有的家庭。但是,我想,只要我们用心去付出爱、感受爱,无论是怎样不同的选择,我们都能走在幸福的方向上。

《你很特別》一本很感動的故事書

        微美克人是一群小木頭人。

        他們都是木匠伊萊雕刻成的。

        他的工作室座落在一個山丘上,從那兒可以俯瞰整個微美克村。

        每一個微美克人都長得不一樣。

        有的大鼻子,有的大眼睛;有的個子高,有的個子矮;有人帶帽子,有人穿外套。

        但是他們全都是同一個人刻出來的,也都住在同一個村子裡。微美克人整天只做一件事,而且每天都一樣:他們互相貼貼紙。

        每一個微美克人都有一盒金星貼紙和一盒灰點貼紙。

        他們每天在大街小巷裡,給遇到的人貼貼紙。

        木質光滑、漆色好的漂亮木頭人總是被貼上星星。

        木質粗糙或油漆脫落的就會被貼灰點點。

        有才能的人當然也會被貼星星。

        例如,有些人可以把大木棍舉過頭頂,或是可以跳過堆高的箱子。

        另外,有些人學問好,還有些很會唱歌。

        大家都會給這些人星星貼紙。

        有些微美克人全身都貼滿了星星每得到一個星星,他們就好高興!

        他們會想要再做點什麼,好再多得一個星星。然而,什麼都做不好的人,就只有得灰點點的份了。

        胖哥就是其中之一。

        他想要跟別人一樣跳很高,卻總是摔的四腳朝天。

        一旦他摔下來,其他人就會圍過來,為他貼上灰點點。

        有時候,他摔下來時刮傷了他的身體,別人又為他再貼上灰點貼紙。

        然後,他為了解釋他為什麼會摔倒,講了一些可笑的理由,別人又會給他再多貼一些灰點。

        不久之後,他因為灰點太多,就不想出門了。

        他怕又做出什麼傻事,像是忘了帽子或是踩進水裡,那樣別人就會再給他一個灰點。

        其實,有些人只因為看到他身上有很多灰點貼紙,就會跑過來再給他多加一個,

        根本沒有其他理由。

        「他本來就該被貼很多點點的。」大家都這麼說。

        「因為他不是個好木頭人。」聽多了這樣的話,胖哥也這麼認為了。

        他會說:「是啊,我不是個好微美克人了。」

        他很少出門,每次他出去就會去跟有很多灰點點的人在一起,這樣他才不會自卑。

        有一天,他遇見一個很不一樣的微美克人。

        她的身上既沒有灰點點,也沒有星星,就只是木頭。

        她的名字叫露西亞。

        可不是別人不給她貼貼紙喔,是因為貼紙根本貼不住。

         有些人很欽佩露西亞沒有得到任何灰點,所以他們便想為她貼上星星,但是一 貼,貼紙就掉下來了。

          有些人因為露西亞沒有星星,所以瞧不起她,他們想給她貼灰點,但是也貼不住。

          胖哥心裡想:我就是想這樣。我不想要任何記號。

          所以,他問那個身上沒有貼紙的微美克人,怎麼做可以跟她一樣。

        「很簡單啊!」露西亞說。「我每天去找伊萊。」

        「伊萊?」

        「對呀!就是木匠伊萊。我會跟他一起坐在他的工作室裡。」

        「為什麼?」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去吧!他就在山丘上。」

         那個沒有貼紙的微美克人一說完,就轉身,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

        「但是,他肯見我嗎?」胖哥大喊。不過露西亞沒有聽到。

        所以胖哥還是回家了。

        他坐在窗邊,看著外面的微美克人彼此追逐,爭相為別人貼貼紙。

        「這是不對的。」他對自已說。

        他決定去見伊萊。

        他走上通往山頂的小路,然後走進那間大大的工作室。

        這裡的東西都好大,讓他不禁張大了他的木頭眼睛。

        連凳子都跟他一樣高。他得踮起腳尖才看得見工作檯的檯面。

        而鐵鎚跟他的手臂一樣長。

        胖哥驚訝的嚥了嚥口水。

        「我不要待在這裡。」他轉身想走。

        這時他聽到 「胖哥?」那個聲音低沉又有力。

        胖哥停下腳步。

        「胖哥!真高興看到你。過來讓我瞧瞧。」胖哥慢慢轉過身,看著那位高大、滿臉鬍子的木匠。

        他問木匠:「你知道我的名字?」

        「當然囉。你是我造的啊。」伊萊彎下腰,把胖哥抱到工作檯上。

        「嗯?????」這位創造者看見他身上的灰點,若有所思的說:「看來,別人 給了你一些不好的記號。」

        「我不是故意的,伊萊。我真的很努力了。」

        「喔,孩子,你不用在我面前為自己辯護。我不在乎別的微美克人怎麼想。」

        「你不在乎?」

        「我不在乎,你也不應該在乎。給你星星或點點的是誰?他們和你一樣,都只 是微美克人。他們怎麼想並不重要,胖哥。重要的是我怎麼想。我覺得你很特別。」

         胖哥笑了。

        「我?很特別?為什麼? 我走不快,跳不高。我的漆也開始剝落。你為什麼在乎我? 」

        伊萊看著胖哥,他把手放在胖哥的小木頭肩膀上,緩緩的說:「因為你是我的。所以我在乎你。」

        胖哥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盯著看,更不要說是他的創造者。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天天都盼著你來,」伊萊說。

        「我來是因為我碰到一個沒有被貼貼紙的人。」胖哥說。

        「我知道。她提起過你。」

        「為什麼貼紙在她的身上都貼不住呢?」

        創造者溫柔的說:「因為她決定要把我的想法看得比別人的想法更重要。 只有當你讓貼紙貼到你身上的時候,貼紙才會貼得住。」

        「什麼?」

        「當你在乎貼紙的時候,貼紙才會貼得住。你愈相信我的愛,就愈不會在乎他 們的貼紙了。」

        「我不太懂。」

        伊萊微笑的說:「你會懂得,不過得花點時間,因為你有很多貼紙。現在開始,你只要每天來見我, 讓我來提醒你我有多愛你。」

        伊萊把胖哥從工作檯上舉起,放到地上。

        當胖哥走出門時,伊萊對他說:「記得,你很特別,因為我創造了你。我從不失誤的。」

        胖哥並沒有停下腳步,但他在心裡想:我想他說的是真的。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一個灰點掉下來了。

        人的價值在於你如何看待你自己,而非別人如何看你;

        其實每個人初來到這世界時就是一個全新的個體,身上沒有任何的記號,

        所以當你真的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時候,你就是特別的,這是別人無法抹殺的;

        而當你真的這麼想時,身上也就不用再背負任何的星星或灰點…………

        做真正的自己

        但要記得—不要任性而為

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

         阿德勒,奥地利著名心理学家。生于维也纳近郊的一个米商家庭,早年曾在维也纳大学学医,获博士学位。一生从事心理学研究。开始追随弗洛伊德,后分道扬镳,创立一个新的心理分析学派,即以“自卑情结”为中心的个体心理学派。其主要著作有:《自卑与超越》、《人性的研究》、《个人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自卑与生活》等。

         《自卑与超越》是阿德勒从个体心理学观点出发,阐明人生道路和人生意义的通俗性读物。但通俗中包含着极深的哲理和巨大的学术价值。在本书中,作者提出: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感,因为没有一个人对其现时的地位感到满意;对优越感的追求是所有人的通性。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能超越自卑、关键在于正确对待职业、社会和性,在于正确理解生活。那些自幼就有器官缺陷或被娇纵、被忽视的儿童,以后在生活中容易走上错误的道路;家长和教师应培养他们对别人、对社会的兴趣,使他们真正认识“奉献乃是生活的真正意义”。这样,他们就能够从自卑走向超越。本书大大修正了弗洛伊德泛性论的精神分析观,开辟了精神分析的新阶段。

         《自卑与超越》共十二章。中译本由台湾学者黄光国翻译。1986年作家出版社在大陆出版发行。约十六万字。人类是生活在充满“意义”的领域之中。生活中的每一个问题,几乎都与职业、社会和性这三个主要问题有关。每个人对这三个问题作反应时,都表现了他对生活意义的最深层的感受。

         然而,对生活意义的理解,存在着正确和错误之分。所有生活中的失败会,他们之所以失败就是由于他们错误理解生活意义。这种人对他人和社会毫无兴趣,他们的兴趣点只停留在自己身上,他们所赋予生活的意义是一种属于个人的意义,因此,在处理职业、友谊和性等问题上,他们不愿用与人合作的方式加以解决,在生活中不能不面临失败。事实上,这种个人自私的生活意义,恰恰是最没有意义的,同为所谓“意义”,只有在和他人发生关系时才能存在。

         人的重要性是依他们对别人生活所作的贡献而定的,真正的生活意义在于对别人和社会发生兴趣以及能与人合作,一句话,“奉献乃是生活的真正意义”。人们对生活意义的错误理解往往起自儿童时期。那些自幼就带有器官缺陷,或被娇纵、或被忽视的儿童,缺乏对他人和社会的兴趣,一味关注的就是自己,他们难以体会到生活的意义在于奉献,最容易赋予生活以错误的意义。因此,要改造他们,应该训练他们培养起与人合作的精神,教导他们以坚定的勇气面对生活。

        从个体心理学的观点出发,阿德勒认为对于人类来说,肉体和心灵二者是生活的表现,它们都是整体生活的一部分。心灵的功能在于决定动作的方向,所以它在生活中占主导地位;同时,肉体也影响着心灵,心灵只能在肉体的能限之内指使肉体。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为要达到一种能使我们获得安全和优越的地位。心灵正是指挥肉体朝着这个地位努力的,因此肉体的每种活动都能体现出心灵的目标。只有那些对他人产生兴趣而又决心要为社会有所贡献的人,心灵才有了克服困难的正确技术,使肉体正确行动,从而超越自卑,使自己鼓起勇气前进。反之,不正确的优越感和目标错误的生活方式会导致人只想避开困难,心灵不能命令肉体趋向真正优越地位,自己的行动也无法超越自卑,这样的人结果往往成为生活中的失败者。

        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感,因为我们都发现我们自已所处的地位是我们希望加以改进的。自卑感的表现方式有多种多样,没有人能长期忍受自卑之感。它一定会迫使他采取行动来解除自己的紧张状态。即使一个人已没有勇气面对生活,但他仍然要设法摆脱自卑之感,不过这种人采取的方式不是设法克服障碍,反而是用一种优越感来麻醉和欺骗自己,这样做的结果,非但不能克服自卑感,而是愈积愈多,因而在困难面前表现得犹疑、彷徨,甚至退却的举动。然而,自卑感本身并不是变态的,实际上它是人类不断发展的动因,人类的全部文化都是以自卑感为基础的。科学的兴起,就是就是因为人类感到他们的无知和他们对预测未来的的需要而努力奋斗的结果。人类的自卑感是始终存在的,原来的被克服了又会产生新的,人类决不会满足于自己的成就而止步不前,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发现自己所处的地位已经接近能够完全控制其环境的最终目标。每个人都有渴望优越感的目标,对优越感的追求是所有人类的通性。优越感的目标取决于每个人所赋予生活的意义,是建立在他的生活方式之中。在人的生活方式里,他追求优越感的目标并不轻易表现出来,只有透过其表面才能真正看出。那些用错误的方法来追求优越感的人,他们所犯的唯一错误是他们的努力都指向了生活中毫无用处的一面,他们需要改进的是他们追求优越感的错误目标。总之,在每件人类的创作之后,都隐藏着对优越感的追求,它是所有对我们文化贡献的源泉。“人类的整个活动都沿着这条伟大的行动线–由下到上,由负到正,由失败到成功—向前推进。”真正能主宰生活的人,是那些在奋斗过程中表现出合作和利人倾向的人,他们追求优越感的目标包含了对社会的奉献,因而最终必定成功。企旧达到优越地位的努力,这是整个人格的关键,所以我们在个人心灵生活中的每一点,都能看到它的影像。在人的所有心灵现象中,最能显示着其中秘密的是个人的记忆。记忆决不会出自偶然。个人从他无数的印象中选出来的记忆,是那些他觉得对他的处境中有重要性之物。因此,人的记忆反映了他的“生活故事”。在所有记忆中,早期记忆又特别重要,因为它显示了人生活方式的根源及其简单的表现方式。各种记忆中最富有启发性的,是他开始述说其故事的方式,以及他能够记起的最早事件,第一件记忆能表现出个人的基本人生观。人会记住不同的事情,也能对他记得的事件予以不同的解释,这一切都取决于他的生活方式。只要他的生活方式发生改变,他的记忆也会随之而改变。

        梦是人类心灵一种很平常的,是人类心灵创造活动的一部分。梦并不是和清醒时的生活互相对立,它必然和生活的其他动作和表现符合一致。实际上,梦是想在个人的生活样式和他当前的问题之间建立起联系,而又不愿意对生活样式作新要求的一种企图。生活方式是梦的主宰,人们在梦里发现的每一件东西,都可以在人的其它行为表现和病症中发现。每一个梦都是自我陶醉,自我催眠,它的全部目的就是引起一种让我们准备应付某种问题的心境。梦的目的是在支持生活方式,并引起适合于生活方法的感觉。每个人做梦时,都好象在梦中有一个工作在等待他去完成一般,都好象他在梦中必须努力追求优越感一般。梦必定是生活方式的产品,它也一定有助于生活方式的建造与加强。一般而言,梦主要是由隐喻和符号构成的。对于一个拥有错误生活意义的人而言,在梦里的隐喻和符号意味着更大地欺骗自己,引起的只是一种自信的心境。如果我们了解了梦,它就无法欺骗我们,也不能再引起我们的心境和情绪。弗洛伊德仅仅以性来解释梦,这是非常片面的。

        人从降生之日起,就离不开家庭的影响。一般来说,孩子与母亲的关系最为紧密,而且对孩子影响深远。每一位母亲都应该训练自己的母道,要真正对孩子有兴趣,和孩子很好地互相合作。事实上,对母道的追求就是人类对优越地位追求的一种表现,体现了人类以最深刻的社会感觉。母亲不仅应该使孩子和她很好地合作,更重要的是培养孩子学会与其他人平等合作,否则,孩子就会被宠坏。难以发展自己的独立性。被宠坏的孩子对别人毫无兴趣。奥迪帕斯情结表明了孩子希望占有母亲的全部注意力,它是一种支配母亲的欲望,这种欲望与性无关。在家庭生活中,父亲的地位也同样重要。他必须以平等的立场和妻子合作,以良好和积极的方式处理好职业、友谊和爱情三大问题,从而证明自己对妻子、孩子和社会都是一个好伴档。在不幸婚姻中长大的孩子,不可能训练出合作之道,他在今后的社会生活中一定会遇到障碍,因此夫妻之间应该平等、和谐相处。总之,家庭对儿童的未来影响非常重大,儿童时期在家庭中的地位和生活方式给他留下的印象不可磨灭。那些在生活的道路上经常遇到挫折的人,往往与其家庭中的敌意和缺乏合作有关,我们要避免这一类害处,唯一的方法就是给予儿童更多的合作训练。社会生活需要它的成员接受比他们在家庭中所能受到更高的教育,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学校是家庭的延续。注意儿童的困难、纠正父母的错误,是学校教师的任务。教师必须体会到教育工作的重要性,应该遵照人类的利益来工作。对于那些没有准备好接受社会生活的儿童,教师应该设法帮助他们,因为儿童时期的错误容易纠正或防止,否则它对儿童以后的生活所造成的危害将是相当严重的,因为儿童时期的错误和成年后的失败是一脉相通的。那些没有学会合作之道的儿童,以后容易成为神经病患者、自杀者或罪犯。教师应该对儿童有真正兴趣;同时也训练他们对别人发生兴趣,使他们走上独立而又与人合作的生活道路,因此,“人类幸福的最大保证便在于这种工作之中”。

         青春期是人生旅途中重要一站。许多孩子到了这个时候总想表现出独立、与成人平等、男子气概或女人作风的愿望,青春期的所有危险,都是由于对生活的三个问题(职业、社交和爱情)缺乏适当的训练和准备所造成的。对成年期生活准备不足的孩子,在面临这三大问题时,会觉得恐慌异常。在青春期,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会非常重视性的关系,这时如果孩子对此处理不当或接受教育不当,他们往往会做出错误的行动。对于青春期的到来,孩子常常表现得过于不安,其实它不过是人生道路中的一段。重要的是个人赋予它什么样的意义以及以什么样的方法去行动。青春期给人的只是个机会。计他开始对成年人的生活问题作出独立的而有创造性的解答。如果一个人学会了把自己当做是和社会上任何人平等的一分子。并了解他应该做的奉献工作,尤其是如果他已经学会将异性看作是平等的友伴,那么,他就能够在青春期奋然而进,否则,青春期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困难,他不知何处何从,最终一事无成。每一个人都想要由卑下的地位升至优越的地位,由失败到胜利,由下到上。

        罪犯也追求着同样的优越感,然而,由于他们对他人和社会缺乏关心,选择了错误的方向,他们追求的是属于他私人的优越感,结果他们在生活的道路上全部失败。所有的罪犯在处理职业、社交和爱情三大问题时,都发生了错误,他们对世界充满敌意。要改造他们,仅仅靠严厉的体罚是无用的,有时反而会使他们释放后,对社会的危害更大。罪犯对自己和别人的重要性有一种错误的理解,他们追求着一种自己幻想出来的个人优越感目标,他们以为自己是英雄,实际上这恰恰反映了他们的懦弱。罪犯并不是特别的人类,犯罪本身并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生活态度的病症。然而,这种病症并不是不可以改变的,在生活面前,没有人是注定要被击败的。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指出他们的错误之所在,并鼓励他们对别人发生兴趣,学会与别人合作,同时采取其它有关社会措施,这样,才能使他们真正地由自卑走向超越,社会犯罪的数目也会大大减少。

         人生三大问题,即“职业”、“人及其同伴”、“爱情与婚姻”。作为生活三大问题之一的职业,与其它两个问题紧密相关。童年时期的经历和人后来职业的选择大有关系,家庭和学校对儿童未来职业的影响也非常重要。对于有问题的儿童,我们应该找出他们的主要兴趣,给他们以整体性的鼓励。父母、教师以及所有对人类未来的进步和发展感兴趣的人,都应该努力让孩子们接受更好的训练,以使他们在进入成年人的生活时,不致于在分工制度中无法占有一席之地。人类最古老的努力之一,足其和同类缔结友谊,人类的进步总是意味着更高程度的合作,无论从家庭还是到社会:都充满了人的互相合作和吸引。

         在生活中遭遇到最大困难并做出损人利己之事的人,就是对其同胞不感兴趣的人。然而,对于同伴和社会的兴趣是在家庭和学校中训练出来的,因此从儿童时期就培养他们平等、合作的精神,就显得非常重要。只有经过这样训练的人,将来他才会明白这个时代正是他能够完成其创造工作并且对人类发展作出自己贡献的时代,要担负起这种工作,“他必须证明他是人类的一个良好的同伴。”

        爱情和婚姻都是对异性伴侣最亲密的奉献。它表现在双方的心心相印、身体的吸引以及生儿育女的共同愿望之中,这些都体现了爱情和婚姻中互相合作的一面。爱情和婚姻并不单单是如何满足性本能的问题。每一对配偶都应该关心对方更甚于关心自己,都应该互相平等对待,这是保障爱情和婚姻成功的基础。那些一心注重个人利益、一心想在生活中获取什么而不是付出什么的人,很容易在爱情和婚姻方面走向失败。儿童时期就开始形成个人对爱情和婚姻的展望,父母对他们应该积极引导,培养他们关心别人与平等合作的精神。父母之间应该和睦相处,否则,家庭的不幸会给孩子未来的生活带来阴影。每个人在爱情和婚姻中的表现都与他的生活方式相一致,都与反映出他是自私自利的还是充满合作精神的。

阿德勒《超越自卑》节选(一)

一、如何识别自卑情结

        个体心理学的重大发现之—-—自卑情结”-—似乎已经驰名于世了。众多学派的心理学家都采用了这个名词,并且按他们自己的方式付诸于实用。然而,我却不敢断定:他们是否确实了解或正确无误地应用这个名词

         例如:告诉病人他正蒙受着自卑情结之害,是没有什么用的,这样做只会加深他的自卑感,而不是让他知道怎样克服它们。我们必须找出他在生活风格中表现的特殊气质,我们必须在他缺少勇气之时鼓励他。

        每一个神经病患者都有自卑情结。想要以自卑情结的有无来将某一个神经病患者和其他病患者分开,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们只能从使他觉得无法继续生活面临的情境种类,以及他的努力和活动的限制,来将他和其他病患者分开。如果我们只告诉他:”你正遭受着自卑情结之害”,这样根本无法帮助他增加勇气,因为这就等于告诉一个患头痛的人:”我能说出你有什么毛病。你患着头痛病!”

        有许多神经病患者如果被问到他们是否觉得自卑时,他们会摇头说:”否”,有些甚至会说:”正好完全相反。我很清楚:我比我四周的人都高出一筹!”所以,我们不必问,我们只需注意个人的行为。在他的行为里,我们可以看出他是采用什么诡计,来向他自己保证他的重要性。

         例如,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傲慢自大的人,我们能猜测他的感觉是:”别人老是瞧不起我,我必须表现一下:我是何等人物!”

        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在说话时手势表情过多的人,我们也能猜出他的感觉:”如果我不加以强调的话,我说的东西就显得太没有分量了!”

         在举止间处处故意要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人,我们也会怀疑:在他背后是否有需要他做出特殊努力才能抵消的自卑感。

        这就象是怕自己个子太矮的人,总要踮起脚尖走路,以使自己显得高一点一样。两个小孩子在比身高的时候,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种行为。怕自己个子太矮的人,会挺直身子并紧张地保持这种姿势,以使自己看起来比实际高度要高一点。如果我们问他:”你是否觉得自己太矮小了?”我们就很难期望他会承认这件事实。

        但是,这并不是说:有强烈自卑感的人一定是个显得柔顺、安静、拘束而与世无争的人。自卑感表现的方式有千万种,或许我能够用三个孩子第一次被带到动物园的故事来说明这一点。

         当他们站在狮子笼前面时,一个孩子躲在他母亲的背后,全身发抖地说:”我要回家。”第二个孩子站在原地,脸色苍白地用颤抖的声音说: “我一点都不怕。”第三个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狮子,并问他的妈妈:”我能不能向它吐口水?”事实上,这三个孩子都已经感到自己所处的劣势,但是每个人却都按他的生活风格,用自己的方法表现出他的感觉。

二、自卑与自欺

        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感,因为我们都发现我们自己所处的地位是我们希望加以改进的。如果我们一直保持着我们的勇气,我们就能以直接、实际而完美的唯一方法改进环境,来使我们脱离掉这种感觉。

        没有人能长期地忍受自卑之感,它一定会使他采取某种行动,来解除自己的紧张状态。

         如果一个人已经气馁了,如果他不再认为脚踏实地的努力能够改进他的情境,他仍然无法忍受他的自卑感,他仍然会努力设法要摆脱它们,只是他所采用的方法却不能使他有所进步。

         他的目标仍然是”凌驾于困难之上”,可是他却不再设法克服障碍,反倒用一种优越感来自我陶醉,或麻木自己。同时,他的自卑感会愈积愈多,因为造成自卑感的情境仍然一成不变,问题也依旧存在。他所采取的每一步骤都会逐渐将他导入自欺之中,而他的各种问题也会以日渐增大的压力逼迫着他。 如果我们只看他的动作,而不设法予以了解,我们会以为他是漫无目标的。他们给我们的印象里,并没有要改进其环境的计划。

        我们所看到的是:他虽然象其他人一样地全心全力要使自己觉得顺当,可是却放弃了改变客观环境的希望,他所有的举动都沾染有这种色彩。如果他觉得软弱,他会跑到能使他觉得强壮的环境里去。

         他不把自己锻炼得更强壮,更有适应能力,而是训练自己,使自己在自己的眼中显得更强壮。他欺骗自己的努力只能获得部分的成功。

         如果他对这类盘旋不去的问题觉得应对无力,他可能会变成专制的暴君,以重新肯定自己的重要性。 他可能用这种方式来麻醉自己,但是真正的自卑感仍然原封不动。它们依旧是旧有情境所引起的旧有自卑感。它们会变成精神生活中长久潜伏的暗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便能称之为”自卑情结”。

        现在,我们应该给自卑情结下一个定义——

         当一个人面对一个他无法适当对付的问题时,他表示他绝对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这时出现的就是自卑情绪。由这个定义,我们可以看出:愤怒和眼泪以及道歉一样,都可能是自卑情结的表现。由于自卑感总是造成紧张,所以争取优越感的补偿动作必然会同时出现,但是其目的却不在于解决问题。

        争取优越感的动作总是朝向生活中没有用的一面,真正的问题却被遮掩起来或放弃不谈。个人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苦心孤诣地要避免失败,而不是追求成功。他在困难面前会表现出犹疑、彷徨,甚至是退却的举动。

三、公共场所恐惧症和自杀心态

        这种态度可以在对公共场所怀有恐惧症的个案中,很清楚地看出来。这种病症表现出一种信念:”我不能走得太远。我必须留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中充满了危险,我必须避免面对它们”。

         当这种态度被坚决地执行时,个人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或待在床上不肯下来。在面临困难时,最彻底的退缩表现就是自杀。

        这时,个人在所有的生活问题面前,都已经放弃寻求解决之道,而表现出他的信念。他认为:他对改善自己的情境,已经完全无能为力了。

        当我们知道:自杀必定是一种责备或报复时,我们便能了解在自杀中对优越感的争取。在每个自杀案件中,我们总会发现——死者一定会把他死亡的责任归之于某一个人。仿佛自杀者在说:”我是所有人类中最温柔、最仁慈的人,而你却这么残忍地对待我!”

         每一个神经病患者多多少少都会限制住自己的活动范围,和他跟整个情境的接触。他想要和生活中必须面临的三个现实问题保持距离,并将自己局限在他觉得能够主宰的环境之中。

         用这种方式,他为自己筑起了一座小小的城堡,关上门窗并远隔清风、阳光和新鲜空气,而度过一生。至于他是用怒吼喝斥或是用低声下气来统治他的领域,则是视他的经验而定——在他试过的各种方法里,选出最好而且能够最有成效地实现其目标的一种。

        有时候,他如果对某一种方法觉得不满意,他也会试用另一种。然而,不管他用的是么方法,他的目标却是一样的——获取优越感,而不努力改进其情境。

阿德勒《超越自卑》节选(二)

四、眼泪和抱怨——水性的力量

         发现眼泪是驾驭别人最佳武器的孩子,会变成爱哭的娃娃,而爱哭的娃娃又很容易变成患有忧郁症的成人。

         眼泪和抱怨——这些方法我称之为“水性的力量(waterpower)——是破坏合作并将他人贬为奴仆地位的有效武器。这种人和过度害羞、忸怩作态及有犯罪的人一样,我们可以在他的举止上看出自卑情结,他们已经默认了他们的软弱,和他们在照顾自己时的无能。他们隐藏起来而不为人所见的,则是超越一切、好高骛远的目标,和不惜任何代价以凌驾别人的决心。

         相反的,一个喜好夸口的孩子,在初见之下,就会表现出其优越情结,可是如果我们观察他的行为而不管他的话语,那么我们很快便能发现他所不承认的自卑情结。所谓“俄迪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事实上只是神经病患者“小小城堡”的一个特殊例子而已。

         一个人如果不敢在外界随心所欲地应付其爱情问题,他便无法成功地解决这一问题。如果他把他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家庭圈子中,那么他的性欲问题也必须在这范围内设法解决,这是无足奇怪的事。

        由于他的不安全感,他从未把他的兴趣扩展到他最熟悉的少数几个人之外。他怕跟别人相处时,他就不能再按照他习惯的方式来控制局势。

         俄迪浦斯情结的牺牲品多是被母亲宠坏的孩子,他们所受过的教养使他们相信:他们的愿望是天生就有被实现的权利的,而他们也从不知道:他们能凭自己的努力,在家庭的范围之外,赢取温暖和爱情。

         在成年人的生活里,他们仍然牵系在母亲的围裙带上。他们在爱情里寻找的,不是平等的伴侣,而是仆人;而能使他们最安心依赖的仆人则是他们的母亲。在任何孩子身上,我们都可能造成俄迪浦斯情结。我们所需要的,是让他的母亲宠惯他,不准他把兴趣扩展到别人身上,并要他的父亲对他漠不关心。

五、自卑对自我的限制

  各种神经病症都能表现出受限制行为的现象。在口吃者的语言中,我们便能看到他犹疑的态度。他残余的社会感觉迫使他和同伴发生交往,但是他对自己的鄙视,他对这种尝试 的害怕,却和他的社会感觉相互冲突,结果他在言词中便显得犹疑不决。

         在学校中总是屈居人后的儿童、在30多岁仍然找不到职业或一直把婚姻问题往后搁延的男人或女人、必须反复做出同样行为的强迫性神经病患者、对白天的工作感到十分厌烦的失眠症患者——这些人都显现出他们有自卑情结,它使他们在解决生活问题时,无法获得进展。

         手淫、早泄、阳萎和性欲倒错,都表现出:在接近异性时由于害怕自己行为不当,而造成的犹疑不决的生活风格。

         如果我们问:“为什么这么怕行为不当呢?”我们就能看出他们的好高骛远的目标。对这问题的唯一答案是:“因为这些人把他们自己的成功目标订得太高了!”

六、自卑是文化的基础

         我们已经说过:自卑感本身并不是变态的。它们是人类之所以进步的原因。例如,科学的兴起就是因为人类感到他们的无知,和他们对预测未来的需要——它是人类在改进他们的整个情境,在对宇宙作更进一步的探索,在试图更妥善地控制自然时,努力奋斗的成果。

       事实上,在我看来,我们人类的全部文化都是以自卑感为基础的。

        如果我们想象一位兴味索然的观光客来访问我们人类的星球,他必定会有如下的观感:“这些人类呀,看他们各种的社会和机构,看他们为求取安全所做的各种努力,看他们用屋顶以防雨,穿衣服以保暖,修街道以使交通便利——很明显地,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地球上所有居民中最弱小的一群!”

         在某些方面,人类确实是所有动物中最弱小的。我们没有狮子和猩猩的强壮,有许多种动物也比我们更适合于单独地应付生活中的困难。虽然有些动物也会用团结来补偿他们的软弱,而成群结队地群居生活,但是人类却比我们在世界上所能发现的任何其他动物,需要更多及更深刻的合作。

         人类的婴孩是非常软弱的,他们需要许多年的照顾和保护。由于每一个人都曾经是人类中最弱小和最幼稚的婴儿,由于人类缺少了合作,便只有听凭其环境的宰割。

        所以,我们不难了解:如果一个儿童未曾学会合作之道,他必然会走向悲观之途,并发展出牢固的自卑情结。

         我们也能了解:即使是对最合作的个人,生活也会不断向他提出待解决的问题。没有哪一个人会发现自己所处的地位已经接近能够完全控制其环境的最终目标。

         生命太短,我们的躯体也太软弱,可是生活中的三个问题却不断地要求更圆满及更完美的答案。我们不停地提出我们的答案,然而,我们却绝不会满足于自己的成就而止步不前。

         无论如何,奋斗总是要继续下去的,但是只有合作的人才会作出充满希望及贡献更多的奋斗,才能真正地改善我们的共同处境。

         我们永远无法达到我们生命的最高目标,这件事实我想是没有人会怀疑的。如果我们想象一个人或人类整体,已经抵达了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困难的境界,我们也可以想象到:在这种环境中的生活一定是非常沉闷的。每件事都能够被预料到,每桩事物都能够预先被算计出。明天不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机会,对未来,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希望。

        我们生活中的乐趣,主要是由我们的缺乏肯定性而来的。如果我们对所有的事都能肯定,如果我们知道了每件事情,那么讨论和发现就已经不复存在,科学也已经走到尽头。环绕着我们的宇宙只是值得述说一次的故事,曾经让我们想象我们不能达到的目标而给予我们许多愉悦的艺术和宗教,也不再有任何的意义。

        幸好,生活并不是这么容易就消耗尽净的。人类的奋斗一直持续未断,我们也能够不停地发现新问题,并制造出合作和奉献的新机会。

       神经病患者在开始奋斗时,即已受到阻碍,他对问题的解决方式始终留在很低的水准,他的困难则是相对地增大。

        正常的人对自己的问题会怀有逐渐改进的解决之道,他能接受新问题,也能提出新答案。因此,他有对别人贡献的能力。他不甘落于人后而增加同伴的负担,也不需要、不要求特别的照顾。他能够按照他的社会感觉独立而勇敢地解决他的问题。

         每个人都有的优越感目标,是属于个人独有的。它决定于他赋予生活的意义,而这种意义不单只是口头说说而已。这建立在他的生活风格之中,并象他自己独创的奇异曲调一样地布满于其间。

         但是,在他的生活风格里,他并没有把他的目标表现得使我们能够简捷而清楚地看出来。他表现的方式非常含糊,所以我们也只能凭他的举止动作来猜测。

七、了解个人的生活风格

       了解一种生活风格就象了解一位诗人的作品一样。诗虽然是由字组成的,但是它的意义却远较它所用的字为多。我们必须在诗的字里行间推敲它大部分的意义。个人的生活风格也是一种最丰富和最复杂的作品,因此心理学家必须学习如何在其表现中推敲,换句话说,他必须学会欣赏生活意义的艺术。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生活的意义是在生命开始时的四五年间获得的,获得的方法不是经由精确的数学计算,而是在黑暗中摸索,象瞎子摸象般地对整体感到茫然,只凭感觉捕捉到一点暗示后,即做出自己的解释。

        优越感的目标也同样是在摸索和绘测中固定下来的,它是生活的奋斗,是动态的趋向,而不是绘于航海图上的一个静止点。没有哪一个人对他的优越感目标清楚得能够将之完整无缺地描述出来。他也许知道他的职业目标,但这只不过是他努力追求的一小部分而已。即使目标已经被具体化,抵达目标的途径也是千变万化的。

         例如,有一个人立志要做医生,然而,立志要成为医生也意味着许多不同的事情。他不仅希望成为科学或病理学的专家,他还要在他的活动中,表现出他对自己和对别人的特殊程度的兴趣。

         我们能够看到,他训练自己去帮助他的同类到何种程度,以及他限制住他的帮忙到何种程度。他把他的这种目标作为补偿其特殊自卑感的方法,而我们也必须能够从他在职业中或在其他处的表现,猜测出他所想补偿的自卑感。

         例如,我们经常发现:医生在儿童时期大多很早便认识了死亡的真面目,而死亡又是给予他们最深刻印象的人类不安全的一面。也许是兄弟或父母死掉了。他们以后学习的发展方向,便在于为他们自己或为别人找出更安全、更能抵抗死亡的方法。

        另一个人也许把立志做教师当作他的具体目标,但是我们也很清楚,教师之间的差异是非常大的。如果一个老教师的社会地位感觉很低,他以当教师作为优越感目标的目的,可能就是想统治较低下的人,他可能只有和比他弱小或比他缺乏经验的人相处时,才会觉得安全。

        有高度社会地位感觉的教师会以平等心态对待他的学生,他真正是想对人类的福利有一番贡献。在这里,我们还要特别提起的是:教师之间不仅能力和兴趣的差异非常大,他们的目标对他们的外在表现也有很重要的影响。当目标被具体化之后,个人即会节减并限制其潜能,以适应他的目标。

        他整个目标的原型会在这些限制之下扶摇前进,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它都会找出方法来表现他赋予生活的意义和他争取优越感的最终理想。

         因此,对每一个人,我们都必须看他表面下的东西。一个人可能改变使其目标具体化的方法,正如他可能改变他具体目标的表现之一 ——他的职业—— 一样。所以,我们必须找出其潜在的一致性,其人格的整体。

        这个整体无论是用什么方式表现,它总是固定不变的。如果我们拿一个不规则三角形,按各种不同位置来安放它,那么每个位置都会给予我们不同三角形的印象。但是,如果我们再努力观察,我们会发现这个三角形始终是一样的。个人的整个目标也是如此:它的内涵不会在一种表现中表露尽净,但是我们都能从它的各种表现中认出它的庐山真面目。

        我们绝不可能对一个人说:“如果你做了这些或那些事事情,你对优越感的追求便会满足了。”

        对优越感的追求是极具弹性的。事实上,一个人愈健康、愈接近正常,当他的努力在某一特殊方向受到阻挠时,他愈能另外找寻新的门路。只有神经病患者才会认为他的目标的具体表现是:“我必须如此,否则我就无路可走了。”

阿德勒《超越自卑》节选(三)

八、狂妄的优越感

       我们不打算轻率地刻划出任何对优越感的特殊追求,但是我们在所有的目标中,却发现了一种共同因素——想要成为神的努力。

        有时,我们会看到小孩子毫无顾忌地按这种方式表现出他们自己,他们说:“我希望变成上帝。”许多哲学家也有同样的理想,而教育家们也有些人希望把孩子们教育得如神一般。在古代宗教训练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目标:教徒必须把自己修练得近乎神圣。

        变成神圣的理想曾以较为温和的方式表现在“超人”的观念之中。据说:尼采(Nietzsche)在发疯之后,在写给施存堡Strindberg)的一封信中,曾经署名为“被钉于十字架上的人”the Crucified)。

        发狂的人经常不加掩饰地表现出他们的优越感目标,他们会断言:“我是拿破仑”,“我是中国的皇帝”。他们希望能成为整个世界注意的中心,成为四面八方景仰膜拜的对象,成为掌握有超自然力量的主宰,并且能预言未来,能以无线电和整个世界联络并聆听他人所有的对话。

        变成神圣的目标也许会以较合乎理性的方式,表现在变成无所不知而拥有宇宙间所有智慧的欲望中,或在使其生命成为不朽的希望里。

       无论我们希望保存的是我们世俗的生命,或是我们想象我们能够经过许多次轮回,而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人间来,或是我们预见我们能够在另一个世界中永生不朽,这些想法都是以变成神圣的欲望为基础的。

       在宗教的训导里,只有神才是不朽的东西,才能历经世世代代而永生。我不打算在这里讨论这些观念的是或非,它们是对生活的解释,它们是“意义”。而我们也各以不同的程度采用了这种意义——成为神,或成为圣。甚至是无神论者,也希望能征服神,能比神更高一筹。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一种特别强烈的优越感目标。

九、改变生活目标的个案

       优越感的目标一旦被具体化后,对个人来说,在他的生活的风格中,就不存在什么错误。个人的习惯和病症,对达到其具体目标而言,都是完全正确的,它们都无可非议。每一个问题儿童,每一个神经病患者,每一个酗酒者、罪犯或性变态者,都采取了适当的行动,以达到他们认为是优越的地位。他们不可能抨击自己的病症,因为他们有这样的目标,就应该有这样的病症。

       在某个学校里有个男孩子,他是班上最懒惰的学生,有一次,老师问他:“你的功课为什么老是这么糟?”他回答道:“如果我是班上最懒的学生,你就会一直关心我。你从不会注意好学生的,他们在班上又不捣乱,功课又做得好,你怎么会注意他们?”

        只要他的目标是在引起注意和使老师烦心,他便不会改变作风。要他放弃他的懒惰也是丝毫不生效用,因为他要达到他的目的,就必须如此做。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如果他改变他的行为,他便是个笨蛋。

       另外有个在家里很听话,可是却显得相当愚蠢的男孩子,他在学校中总是落于人后,在家中也显得平庸无奇。他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哥哥,但是他哥哥的生活风格却和他迥不相同。他又聪明又活跃,可是生来鲁莽成性,不断惹出麻烦。

       有一天,人家听到这个弟弟对他的哥哥说道:“我宁可笨一点,也不愿意象你那么粗鲁!”如果我们认为他的目标是在避免麻烦,那么他的愚蠢实在是非常明智之举。因为由于他的愚蠢,别人对他的要求也比较少,如果他犯了过错,他也不会因此受到责备,从他的目标看来,他不是愚蠢,他是装傻。

十、神经病——对付现实的工具

       直到现在,一般的治疗都是针对病症而进行的。不管是在医药上或是在教育上,个体心理学对这种态度都是完全反对的。

       当一个孩子的数学赶不上别人,或学校作业总是做不好时,如果我们只注意这些,想要在这些特殊表现上改进他,那是完全没有用的。

       也许他是想使老师困扰,或甚至是使自己被开除以逃避校。如果我们在这一点上纠正他,他会另找新办法来达到他的目标。这和成人的神经病是恰恰相同的。

       例如,如果他患有偏头痛(migraine)的病。这种头痛对他非常有用,当他需要它们时,它们便会适逢其时地发作。由于他的头痛,他可以免于解决许多社交问题,每当他必须会见陌生人或作出新决定时,他的头痛就会发作。同时,头痛还能帮助他对他的部属或妻子和家属滥发脾气。

       我们怎么能够期望他会放弃这么有效用的工具呢?从他现在的观点看来,他给予自己的痛苦只不过是一种机智的发明,它能带来各种他所希望的好处。

       无疑地,我们可以用能够震惊他的解释来“吓走”他的这种病症,正如用电击或假装的手术偶尔也能够“吓走”战场神经病的病症一样。也许医药治疗也能使他获得解脱,并使他不再延用他所选择的特殊病症。

       但是,只要他的目标保留不变,即使是放弃了一种病症,他也会再选用另一种。“治疗”了他的头痛,他会再害上失眠症或其他新病症。只要他的目标不变,他就必须继续找出新的毛病。

       有一种神经病患者能够以惊人的速度甩掉他的病症,并毫不迟疑地再选用新的一种。他们变成了神经病症的收藏家,不断地扩展他们的收藏目录。阅读心理治疗的书籍,只是向他们提供许多他们还没有机会一试的神经病困扰而已。因此,我们必须探求的是他们选用某种病症的目的,和这种目的与一般优越感目标之间的关系。

        如果我在教室里要来一座梯子,爬上它,并坐在黑板顶端。看到我这样做的每个人很可能都会想道:“阿德勒博士发疯了。”他们不知道梯子有什么用,我为什么要爬上它,或我为什么要坐在那么不雅观的位置上。

       但是,如果他们知道:“他想要坐在黑板顶端,因为除非他身体的位置高过其他人,他便会感到自卑。他只有在能够俯视他的学生时,才感到安全。”他们便不会以为我是疯得那么厉害了。

       我是用了一种非常明智的方法来实现我的具体目标。梯子看来是一种很合理的工具,我爬梯子的动作也是按计划而进行的。

       我疯狂的所在,只有一点,那就是我对优越地位的解释。如果有人说服我,让我相信:我的具体目标实在选得太糟,那么我才会改变我的行为。

       但是,如果我的目标保留不变,而我的梯子又被拿走了,那麽我会用椅子再接再厉地爬上去。如果椅子也被拿走,我会用跳或运用我的肌肉来攀爬。

       每个神经病患者都是这个样子:他们选用的方法都正确无误——它们都无可厚非。他们需要改进的,是他们的具体目标。目标一改变,心灵的习惯和态度也会随之而改变。他不必再用他旧有的习惯和态度,适合于他的新目标的态度,会取代它们的地位。

十一、30岁女人的焦虑

       让我举一位 30岁妇女为例,她因为受到焦虑的困扰而无法与人交友,特来向我求助。

       她因为在职业问题上总是无法获得进展,结果仍然要依赖家庭供给生活所需。偶而她也会从事一些诸如打字员或秘书之类的小工作,但是由于命运不佳,她遇到的雇主总是想向她求爱,让她感到烦恼使她不得不离职。

       但是,有一次她找到一个职位,这次她的老板似乎对她毫无兴趣,结果她觉得受到轻视,又愤而辞职了。

       她已经接受心理治疗达数年之久——我想,大约是8年左右——但是她的治疗却一直未能使她更容易与人相处,或让她找到能够赖以谋生的职业。

       当我在治疗她时,我追踪她的生活风格到童年时期的第一年。没有学会如何了解儿童的人,是不可能了解成人的。

       她是家里的小女儿,非常美丽,而且被宠得令人难以置信。当时,她双亲的境况非常好,因此她只要说出她的希望,就一定能如愿以偿。当我听到这里时,我赞叹地说:“你象公主一样地被服侍得无微不至呢!”“是呀,”她回答道:“那时候每个人都称我为公主呢!”

       我要求她说出最早的回忆。

       她说:“当我4岁时,我记得我有一次走出屋子,看到很多孩子在玩游戏。他们动不动就跳起来,大声喊道:‘巫婆来了!’我非常害怕,回家后,我问家里的老塘镇,是不是真的有巫婆存在。她说:‘真的,有许多巫婆、小偷和强盗,他们都会跟着你到处跑。’”

       从那以后,她就很怕一个人留在房子里,并且把这种害怕表现在她的整个生活风格中。她总觉得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离开家,家里的人必须支持她,并在各方面照顾她。

       她的另一个早期回忆是:

       “我有一个男钢琴教师。有一天,他想要吻我,我钢琴也不弹了,并跑去告诉我的母亲。以后,我再也不想弹钢琴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她已经学会要和男人保持距离,而她在性方面的发展,也都遵循着避免发生爱情纠葛的目的而进行。

       她认为:恋爱是一种软弱的象征。在这里,我必须提到:有许多人在卷入爱的旋涡时,都觉得自己很软弱。在某些方面看来,他们是不错的。

       当我们恋爱时,我们必须变得温柔,我们对另一个人的兴趣也会为我们带来许多烦恼。只有优越感目标为:“我决不能软弱,我决不能让大家知道我的底细”的人,才会躲开爱情的相互依赖关系。

       这种人总是要远离爱情,并且也无法接受爱情。你常常能注意到:当他们觉得有陷入爱情的危险时,他们便会把这种情况弄糟。他们会讥笑、嘲讽并揶揄他们觉得可能使他们陷入危险的人。用这种方式,他们便避开了软弱的感觉。

        这个女孩子在考虑到爱情和婚姻时,也会感到软弱。结果在她从事某种职业时,如果有男人向她求爱,她便会感到惊慌失措,除了逃避以外,再也无计可施。当她仍然没学会如何对付这些问题时,她的父母相继去逝,她的王朝也垮了。

       她打算找些亲戚来照顾她,但是事情并不如意。过不了多久,她的亲戚就对她非常厌倦,再也不给予她所需要的关怀。她很生气地责备他们,并且告诉他们:“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是件多么危险的事。”这样,她才勉强地免除掉孤苦伶仃的悲剧。

       我相信:如果她的家族都完全不再为她担心,她一定会发疯。达到她优越感目标的唯一方法,是强迫她的家族帮助她,让她免于应付所有的生活问题。

       在她的心灵中,存有这种幻想:“我不属于这个星球。我属于另一个星球,在那里,我是公主。这个可怜的地球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的重要性。”

       再往前进一步的话,她就要发疯了,可是由于她自己还有点机智,她的亲戚朋友也还肯照顾她,所以她还没有踏上这最后一步。